第一百零二章 秦将铠!

作者: 纯洁滴小龙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wanwan360.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盘香菇青菜,一盘酸甜豆腐条,一盘木耳炒山药,再配上一大海碗的白糖西红柿和一份紫菜蛋花汤,很家常的小菜,但和尚能够做到每一分火候以及每一分着料都分毫不差,让人亦是觉得食指大动。

当然了,和尚并非完全恪守清规戒律的僧侣,所以菜肴也不是全素,至少烹饪时苏白是见着他用五花肉炸出油来用。

三菜一汤加一凉菜一汤,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小桌边,在胖子小姨家的场子上,隔江就是大佛,只是现如今再看这大佛,总是给人一种与先前截然不同的感觉,之前的一幕幕,仿佛真的是南柯一梦。

按理说,多愁善感这种情绪不应该出现在苏白身上,但这一次,显然有些不一样。

等到众人饭毕之后,胖子又去处理他小姨丧事的尾声部分,毕竟之后的头七到五七之类的事儿还需要他提前做一些安排。

中国人最忙的两件事儿,也是规矩最多的两件事儿,一个是生孩子,一个就是死人,胖子要给自己小姨尽最后一点心意弥补他心中最后一点愧疚,只能在这些事儿上做到尽善尽美,当然了,他也不可能一直逗留在这里,毕竟,他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

佛爷要去观佛,他不是观乐山大佛,而是去勘探乐山的山脉和水势,自古相传乐山一带本就是一个风水大阵的中心枢纽,现如今众人刚刚从那最深层次的地方出来,感受自然更为深切,佛爷是不通阵法,但并不妨碍他借观山望江的格局来获得一些感悟。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佛爷懒得待在这里听胖子指挥那些敲锣打鼓唱戏的忙活,所以想寻个清静自在。

这里的事儿,已经了了,等胖子安排好丧事之后,明天众人就可以回孤儿院那里,按照佛爷的说法,他打算在那里盖一个小一点的寺庙,里面融合藏地佛教和和尚内地佛教的一些东西,当然了,胖子的道家东西想要加进来也可以。

老方家固然是以前的堡垒和安乐巢,但以眼下众人的实力来看,老方家的防御阵法已经作用有限了,只能防得了君子防不了小人,昔日小家伙被掳走时,阵法也没起到什么反应。

三个人对建造的小法场等到日后是变成一个旅游景区还是被当作一个四不像倒是不怎么在意,不管两年后自己等人是死是活,总算是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念想。

也因此,这会儿也就苏白跟和尚两个人还坐在江边,手中一人一杯菊花茶。

江还是那道江,佛还是那座佛,只是却没有了先前坐在这里喝茶嗑瓜子儿的意境,毕竟,苏白前不久才刚刚和这座大佛打了一架,你现在让他再坐在这里用一个普通游客的心态去欣赏和赞美它,也着实太过不现实。

风吹岸边,江波平坦,可惜了这里虽然有晓风残月,却没有杨柳岸。

佛爷抿了一口茶,开口道;“大白,之前差点夺舍时,你很平静。”

“为什么这么问?”苏白笑了笑,好像不是很在意,其实,他也清楚,和尚是四人之中心思最缜密也是最深沉的一个,你哪怕只露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他也能迅速发现并且猜测出个大概。

“或许,这只是一种感觉吧,一种预感。”苏白轻轻地伸了一个懒腰,“但说到底,那时候心里还是害怕的,甚至可以说是绝望的。”

二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其实,也没多少好聊的了,而且一些事儿,一些东西,也经不起聊,譬如之前情况紧急时苏白没时间去思考,但等事情结束之后再回味时,佛爷当初能看出的东西,苏白又怎么可能回味不出来?

当然了,苏白也没怪和尚,但众人之前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氛围在此时到底是破损了一些。

“在孤儿院旁建造法场的事,就给嘉措去做吧,贫僧明日就回西安了。”

对于和尚来说,进阶的事儿,是迫在眉睫了,否则再遇到什么事儿时,自己这个资深者的实力确实有些不够看。

苏白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两个人就站在江边又吹了会儿风,和尚说去找佛爷聊聊感悟,然后就剩下苏白一个人。

找了把塑料椅子,苏白就在江边坐了下来,他打算等过段时间去一趟广西,去老富贵身死道消的地方看一看,谈不上是出于什么情感角度出发,或许是因为这种感觉对于苏白来说,委实太过陌生了一点,也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手机的震动打破了此时的宁静,苏白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居然是希尔斯。

二人虽说在证道之地当了半年多的同事,但等到证道之地被广播封存自己二人离开证道之地后其实也没怎么联系,当然了,之前苏白用召唤术时,希尔斯也撑了自己一把,不过苏白也没因此特意去致电感谢,倒不是苏白连这点做人的道理都不懂,他只是清楚自己和希尔斯都不是那种喜欢客套的人。

视频通话建立,苏白从手机屏幕看见希尔斯,那边画面有点灰暗阴沉,而且后面的墙壁有着斑驳岁月的痕迹,很显然,希尔斯应该不是在一个普通的地方。

“苏,好久不见。”希尔斯的脸色还是和以前一样泛着些许苍白,事实上他身上的气质有点像苏余杭,是那种被中国古典文化浸润出来的东西,但他的面庞和血统再结合这种气质总是给人一种很深的违和感。

“好久不见。”苏白在椅子上换了一个姿势半躺了下来。

“酷,我看见你身后的东西了,那是大佛么?等下,我想想,对了,这是乐山大佛,对不对?在你们中国的四川。”

苏白点点头,这个中国通,估计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比自己都更深入和全面。

“我这里也很酷啊,你猜猜我找到了什么。”

希尔斯将手机镜头挪开,让苏白可以通过镜头环视四周,苏白在画面中看见了许许多多的断肢残骸以及各式各样的尸身,这里,是一处古战场遗址,而且绝对不是低等实力属性的战争,因为苏白看见了远处的几座类似小山岳的虚影,那不是山,应该是西方的巨龙残躯。

这个场景,苏白曾在一只远古吸血鬼的记忆画面中见过,那时候战场应该在古埃及区域,马其顿大军对上自天上黑洞中出现的各式各样的魔神。

“远古战场。”希尔斯带着点兴奋地语气对苏白道,“看看,酷不酷?说真的,苏,这里能够给我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仿佛祖先的荣誉和光荣感染了我,毕竟,在两千多年前,西方族群曾率先和广播所代表的黑暗进行过战争,先民,真是太伟大了。”

“希尔斯先生,请搞清楚你的身份,你是广播的狗腿子,在不久前你还是广播的事业编制,你出现在那里,本身就是对那些亡魂和那处古战场的严重亵渎。”

苏白不介意顺手戳破希尔斯的自我感觉良好。

“苏,你还是老样子,你再继续下去会X冷淡的。”希尔斯叹息道。

苏白忽然感觉自己膝盖有点疼。

“你就不好奇这里具体是哪场战役哪个区域哪个规模的战场遗址么?”希尔斯就像是一个发现了好东西想要找小伙伴分享炫耀的孩子一样,毕竟两个人在证道之地待了半年多,那时候除了你就是我,你也找不粗第三个人了,一些习惯,也就在那时被养成了。

“我更好奇你在那里是怎么有信号的,还能和我开视频。”

“看到这个了没有?”希尔斯将镜头对准了一个凸起的坚锥物体,“这玩意儿哪怕过了两千年但内置阵法没被完全损坏,还能用,我觉得应该是古代战场上拿来做传讯用的装置,现在被我拿来当信号增强器了。对了,我发现了一件好东西,你看看,这是什么。”

希尔斯举起了一件破旧的甲胄,造型上很古朴,但却很具备现代的审美风格。

“这甲胄里蕴含着极为可怕的能量波动,我觉得只要我带出去修缮一下就能用了,你应该看过日本的那部动画吧,叫《圣斗士》,微店里也有类似的圣衣兑换,但都是垃圾货,跟我手里的这件完全不能比,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下等我把它修复完后它的风采了,到时候,苏,我们再约一架。”

看来,希尔斯对于那次在证道之地输给自己的事儿还是耿耿于怀。

苏白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道:“巧了,我最近也捡到了一件圣衣,到时候我也穿上咱再好好地打一场,也公平,不是么?”

说着,苏白站起身,走到了一侧停着的面包车旁,这是明天众人打算开回孤儿院那里的车,苏白伸手打开了车门,在第三排位置上放着一件被胖子跟和尚贴满了符纸的秦将铠甲。

是的,

苏白把这套铠甲,

带了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