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再赌一个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wanwan360.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那么多人都看见了大禹发的那篇单章,没多久,孙全自然也看见了。

登上QQ,就看见大禹给他发的私信——“已经给你开了单章求票,你自己也加把劲吧!只靠我帮你求票,是没可能帮你拿到第一的!”

孙全回复一个拥抱的表情。

随后打字回复:“ok!你这篇单章写得不错,文采斐然,再接再厉,等着看你明天的单章怎么写,嘿嘿。”

大禹回个他一个挑中指的表情。

当然不能只靠大禹帮忙求票。

和大禹扯了两句,孙全想了想,也发了一篇求票单章。

标题是:“新式月票求法——迎客”。

内容如下:

“相信诸君已经看见咱们家来客人了,而且还来了不少,客人们很热情,他们不仅来做客,还带了不少礼物(月票),我知道诸君都是讲究人,所以,投票吧!让客人们看见你们的身影,别被人家看扁了,以为咱们没人!

嗯,就这样!”

这篇单章的求票效果如何?

不好统计,反正这天傍晚,《不死龙戒》就在总榜上升了一名,从第4变成第3.

次日上午,孙全打开电脑登录起点的时候,又看见《不死龙戒》坐在第二的位置上。

“这么猛?”

他笑了。

点开大禹的《家丁传说》,却见大禹今天又帮他发了一篇求票单章。

标题是:“新式月票求法——愿赌服输”

内容相比昨天就简洁多了。

如下:

“我打赌输给某人的事,想必伙计们都晓得了,那么,秉承愿赌服输的原则,兄弟们手上的有票的,帮我投过去吧!请认准《不死龙戒》,谢谢!”

……

中午时,孙全登上QQ,收到几位大神的私信。

鬼舞:“你作弊啊?竟然让大禹帮你求票?有你们这么玩的吗?太无耻了!”

陈东:“没你们这么干的,我要投诉你们!”

就连西红柿也发来一条私信,“你是不是一定要这个月的冠军?”

孙全呵呵笑着,一一回复。

参加过今年的年会后,他和这几人都熟了不少,他知道他们能发私信过来谴责他,就证明他们没有真的生气,否则肯定是一言不发。

……

事实证明,大禹帮孙全求票,并没有违反起点的规则,接下来的几天,没人指责孙全,也没人警告大禹。

于是,在两人的合力下,6月29这天上午,《不死龙戒》登上月票总榜榜首。

一时间,引来无数关注的目光。

这大概是起点有史以来,一本书登上总榜榜首手段最骚的一次。

总榜前十的两本书,一本书的作者不遗余力地帮另一本书求月票,硬生生帮那本书登上总榜第一。

孙全注意到作者论坛上有人发帖说:“某人开了一个坏头,目测起点的月票榜要被玩坏了!”

这是标题,帖子内容孙全没点开看,因为不用点开,他用猜的,就知道帖子内容大概是怎么写的。

肯定是指责他这个月登上月票总榜第一的手段,带坏了起点作者争月票榜的风气。

又怎样?

孙全不在意。

他也不相信自己这一次的行为,会真的带坏起点的月票榜风气。

因为不可能!

人都是自私的,大家都是靠自己作品吃饭的,作品就是自己的根本,有几个作者辛辛苦苦写一本书,会那么大公无私的不为自己求票,反而帮别人求票?

也许有扑街作者会这么干,但扑街作者自己都扑街了,帮别人求票的效果又能好到哪里?

但凡有些成绩和人气的作者,为自己求票都尚嫌力度不够,还会好心帮别人求?除非两个作者是父与子、或者夫与妻等关系极亲近的。

否则,没人会那么干。

再好的私交,都没什么可能。

就说大禹,如果不是他打赌输了,赌注就是帮他孙全求月票,大禹会不为自己求票,为他孙全求?

……

当6月份结束,《不死龙戒》稳稳地把月票总榜榜首的位置坐到最后一秒。

这是《不死龙戒》在起点拿到的第三次总榜第一,于孙全而言,这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件事。

于整个网文圈而言,大家目睹了一场从未见过的求票手法,争一个月票榜,还能玩出这样的花样?

7月1日上午。

大禹给孙全发私信,“我兑现了我的诺言,怎样?爽吧?”

孙全上线后回复一个笑脸。

正好大禹还在线,又发信息过来:“这么爽的事,你啥时候也让我感受一下呗?话说,我还没拿过总榜冠军,想尝尝滋味。”

孙全笑着回复:“那再打个赌呗!你赢了,我就帮你。”

大禹:“还赌?你又想赌什么?”

孙全:“赌我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性别吧!再有几个月,她就生了,我向你保证我没去医院查过孩子的性别,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咱俩就赌这个,赌男孩女孩,你随便选!你选一个,我选另一个,怎么样?这次你要是赢了,我就帮你求一个月月票!”

上天作证,这真是孙某人临时想出来的赌法,事先,他根本没想过赌这个。

没想到他赌性还挺大,这事都能拿来赌。

两分钟后,大禹回复:“你确定?让我先选?”

孙全:“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大禹:“好!那我赌男孩!嘿嘿,我不管你有没有去医院查过,我就赌男孩,你确定你选女孩?”

孙全呵呵笑着回复:“ok!那就这么说定了?你选男孩,我选女孩?”

大禹:“嗯?答应得这么痛快?那我选女孩!万一你去医院查过,你刚才答应那么痛快,所以我选女孩!”

孙全又笑了声,他确确实实没查过,所以大禹选哪个他都无所谓。

“行,那你选女孩,我选男孩,这次你确定了吗?”

又过两分钟左右,大禹回复:“算了,我还是赌男孩吧!对!就赌男孩!你选女孩,就这么赌,行不行?”

孙全又被他逗笑,“行,确定了?”

大禹:“确定了!”

大禹:“对了,你媳妇大概还有多久生啊?别等我这本书完本了,她还没生啊!真那样的话,我就算赢了,也没机会拿一次总榜冠军啊!”

孙全:“预产期是9月底,现在已经是7月了,你应该没那么快完本吧?”

大禹:“好!9月底就没问题了,那时候我肯定还没完本,行!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如果我真赢了,你可不能耍赖啊?嘿嘿,反正不管你生男孩、女孩,我都给孩子包红包,你可别让我红包给的不痛快!”

孙全:“安啦!绝对不会赖账的!”

大禹:“行,那就再赌一次!”

两人正在聊着呢,书房门被敲响,跟着袁水清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两个水灵灵的大苹果,显然是刚洗好的。

“给我拿两张纸巾!”她说。

孙全马上停下和大禹的聊天,抽了两张纸起身递给她。

袁水清擦好一个苹果,递给他,擦好另一个苹果自己吃。

咬了口苹果,她好奇地看向电脑屏幕,问:“你在跟大禹聊天?”

孙全也咬了口苹果,咕喳咕喳嚼着,嗯了声。

“你们在聊什么呢?”

“没聊什么,就是又跟他打了个赌。”

“哦?呵呵,这次你们又赌什么了呀?”

“呵呵,我说出来你可不能生气!”

此时因为和大禹的聊天记录已经比较多,所以电脑屏幕上,已经看不见他刚才和大禹的打赌内容。

袁水清狐疑地看了看他,“我生气?你到底赌什么了?”

孙全微微抬了抬下巴,往她肚子示意,最近她肚子越来越大了,已经能明显看出她有身孕。

但,袁水清却忽然伸手扭住他耳朵,蹙眉责问:“你拿我跟他赌?你怎么赌的?”

“疼疼疼……老婆!老婆……你轻点,没有!没有!我不是赌你……”

孙某人配合地屁股离开椅子,似乎很痛苦,实际当然没那么痛,袁水清还没用力扭他耳朵呢。

但她此时面无表情,有点小吓人,只是嘴角有点忍不住微微上扬,忍着笑继续责问:“那你说呀!你到底是怎么赌的?”

孙全又咬了口苹果,一边咕喳咕喳地嚼着,一边说:“不是你!是赌咱孩子的性别!他赌是男孩,我赌是女孩,赌注还是跟上次一样,谁输了帮对方求一个月月票。”

袁水清听完白他一眼,放开他耳朵,咬了口苹果,没好气地说:“你俩也真够无聊的!这都能拿来赌?”

孙全嘿嘿笑着,让到一旁,把她按到老板椅里坐着,一边啃苹果,一边用另一只手帮她捏着肩,“这不是无聊嘛!关键是他说他也想拿一次总榜第一,想让我帮他,那我就说继续赌一个呗,然后他就同意了。”

袁水清好笑,随口问:“那你们以后还打算赌什么?还有什么是你们能赌的?”

孙全想了想,笑道:“这容易啊!真想赌的话,还怕找不到赌的东西吗?”

袁水清:“比如呢?”

孙全:“比如赌咱们孩子什么时候会叫爸爸!”

“扑哧”

饶是袁水清想象力也不错,还是被他这个说法给逗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