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颓废邝龙飞(月票加更2)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wanwan360.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但很快,孙全又觉得她不是那么可爱了。

“清清,我是来找你的,你让他先回去好不好?我们单独找个地方说说话好吗?求求你了,清清……”

张蕊摇晃着袁水清的手臂,撒娇、哀求都用上了,令袁水清颇感无奈,无奈的目光看向孙全,“可是我不会开车呀,让孙全回去的话,我们就只能打车了。”

张蕊意外地看了看孙全,上下审视的那种眼神,“他有车?”

孙全抿着嘴保持沉默,这女孩对他不友好,他已经懒得搭理她。

袁水清笑了下,“嗯,你还没吃饭吧?要不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吃饭?”

张蕊犹豫着,又看了看孙全,最终勉强点头,“行吧!那他车在哪儿?”

“你跟我们来!”

袁水清拉着张蕊的小手,往停车场那边走,临走时,没忘回头给孙全一个歉意的眼神,有她这个眼神,孙全心里就舒服多了。

懒洋洋地跟她们后面。

“你想吃什么?”

车上,陪张蕊坐在后座上的袁水清轻声问她。

张蕊想了想,“火锅吧!够辣,而且方便咱俩说话,嘿嘿,对吧?”

“行!”

袁水清抬头对开车的孙全说:“孙全,去我们常去的那家火锅店吧!”

“好!”

孙全没意见,老老实实地开他的车。

可,很快现实就让他明白老实人容易挨欺负,当他把车停在火锅店旁边的停车场,准备将发动机熄火、解开安全带一起下车的时候,后座上的张蕊又作妖了。

“清清,要不……你还是让他回去吧?反正咱俩已经到地方了,等下咱俩吃完出来打辆车呗!好不好嘛?啊,好不好嘛?”

孙全准备关发动机的手已经碰到车钥匙,闻言,他翻了个白眼收回来,袁水清还在为难,他已经先开口了,“水清,要不我还是先回去吧?你们两个女生,我一个男的混在中间也确实不方便。”

“可……”袁水清刚要说什么,张蕊就抢先打断,“你看你看!清清,你看他也觉得不方便呢,你就让他先回去嘛,唔……求求你了!”

孙全:“嗯,水清,你们下车吧!我回去正好多码点字。”

“这……你真要回去呀?”袁水清还是有点犹豫。

“码点字?什么意思呀?”张蕊好奇。

“这个问题等你长大后就知道了!”

心里已经很不满的孙全,面无表情地怼回去,谁还能没点小脾气呢?

“呀……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张蕊立即炸毛。

然并卵,孙全又不是她男票,惯她毛病?

“赶紧下车吧!别废话了,水清!你们先下车,咱俩回头再联系。”

孙全回头对袁水清使使眼色,袁水清这才点头,“行!那你回去开车慢点。”

“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张蕊还想跟孙全较劲,却被袁水清捂住嘴,伸手打开车门,连拉带拽地弄下车去。

……

回去的路上,孙全心里还有点不爽,这个张蕊也太任性了,当着他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老是想赶他走,有没有搞错?袁水清是我女票好不好?你霸占我女票,还要赶我走?鸠占鹊巢啊?

可,除了心里吐槽,他也没别的办法。

这湘妹子远道而来投奔袁水清,又是袁水清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她既然来了,袁水清肯定要照顾她的,他不想让袁水清为难,就只有主动走人。

刚才和袁水清来火车站的路上,关于这个张蕊,袁水清也跟他说了一些。

比如这女孩除了爱喝酒爱吃辣,性子也比较跳脱,而且很能自来熟。

袁水清说:“其实我平时都没联系她,在学校的时候,我也不喜欢和她在一起,因为她太吵,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总是喜欢往我身边凑,我又不好赶她。”

当时正在开车的他还笑袁水清,“你呀!就你这性格也难怪没什么朋友,人家主动往你身边凑,你还想赶人家……”

但现在,他觉得袁水清不待见那丫头是对的。

再对也没有了。

……

一路开车顺利地回到店门口,停好车下车,孙全情绪不高地往店里走,却与正好从他店里出来的邝龙飞迎面撞上。

两人都“哎哟”一声,孙全正准备道歉,一抬头看见是他,道歉的话自然就没了,诧异地上下打量邝龙飞两眼,“班长,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一副鬼样子?”

话说,他跟邝龙飞已经有些日子没见,没想到今天再见,邝龙飞却一身颓废的气息。

鸡窝似的头发、凹陷的双眼、深深的黑眼圈,还有浑身上下的酸臭味。

是的,孙全真的在他身上闻到酸臭味,并不是恋爱的那种酸臭,而是真的酸臭。

这酸臭味孙全不陌生,往往在网吧熬一个通宵,身上就会有这种味道。

如果是班上其他同学身上有这种味道,孙全或许不会觉得奇怪,但眼前这人可是他们班长邝龙飞。

以前在学校时,身为班长的邝龙飞可是一直都很自律,对个人形象很注意的,总是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阳光帅气。

可眼前的邝龙飞,哪还有什么干净利落?阳光帅气?

倒是邝龙飞看见孙全,他的眼睛微微亮了些,露出一抹笑容,道:“孙全,我正好来找你,刚才店里员工说你出去了,我还挺失望,正好,你现在回来的正好!走!咱们去吃烧烤,我请!陪我好好喝几杯!”

说着,邝龙飞拉着孙全手臂就走。

孙全有点犹豫,他又看邝龙飞两眼,眉头微皱,若有所思,心里已经猜到什么,于是他没有拒绝。

……

邝龙飞拉着孙全来到附近另一条街边的露天烧烤摊,点了一堆吃的,要了一箱啤酒,然后就拉着孙全找了张空桌坐下。

坐下后,他也没急着聊什么,而是先开了两瓶脾气,一瓶递给孙全,一瓶他自己拿着。

“来!孙全,咱兄弟先走一个!”

邝龙飞举瓶示意,孙全其实不想喝酒,但还是嗯了声,举瓶与他手里的酒瓶碰了下,陪着邝龙飞咕噜咕噜喝下两口。

放下酒瓶的时候,他单刀直入,劈头就问:“唐唐跟你分了?”

邝龙飞嘴角一勾,抬眼看着他,露出一抹很诡异的笑容,跟演鬼片似的,“对!我赌输了,她爸死了,我赌输了,呵呵,孙全,我去年没听你劝,坚决不跟她分手,现在却落到这个下场,你是不是有点想笑?呵呵,想笑就笑吧!我自己都想笑呢!哈……我就是个笑话,我就是个蠢货!笨蛋!我这样的人本来就很可笑!”

“你声音小点!”

孙全低声提醒他。

邝龙飞狂乱的目光往四下一扫,嗤笑一声,“我干嘛要声音小点?谁敢过来骂我?啊?谁敢?”

孙全见了,闭了闭眼。

相当无语,曾经那个自信满满、沉稳有加的班长竟然性情大变了……

唐唐那个女人到底是把他伤得有多深?

“不是!是我觉得你声音太大了,有点刺耳。”

睁开眼,孙全换了种劝的方式。

邝龙飞错愕地看着他,孙全还很体贴地点头表示他没有听错。

邝龙飞神情变得有点尴尬,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低下声音,“是吗?刺耳?”

“嗯,没刺别的。”

孙全点头。

邝龙飞哑然。

见他安静下来,孙全举瓶示意他再喝一个,邝龙飞沉默举瓶又喝两口,这次孙全问他:“你刚才说什么?她爸死了?真的假的?”

邝龙飞低着头,盯着桌子,点点头,声音低沉,“是真的,腊月二十九晚上死在去医院的路上,大年三十,人家全家团圆吃年夜饭,她家里在布置灵堂……”

孙全皱眉,眼神疑惑,“她爸不是常年住院吗?怎么会死在去医院的路上?什么情况?”

邝龙飞抬头看孙全一眼,苦笑:“可能是她爸有预感快不行了吧!谁知道呢?反正听她说她爸今年非要回家过年,吵了好几天,最后她们母女三个没办法,在征求医生的意见后,腊月二十九上午回了家,结果,她爸回家的当天晚上就不行了,她全家匆匆忙忙找了辆车,第一时间送她爸去医院,结果还没到医院,就在半路上,她爸就咽了气……”

邝龙飞叙述的很干巴,语气相当萧索。

但孙全还是不解,“既然如此……那、她一家应该算是解脱了吧?她经济方面应该没以前那么大压力了,她为什么在她爸死后,反而又跟你分了呢?这说不通吧?”

邝龙飞苦笑,满脸苦涩的笑容,再次举瓶找孙全喝酒。

孙全抿下两口,邝龙飞却一口气灌半瓶进肚,一些啤酒还从嘴角流出来,洒在他胸前的衣服上。

重重将酒瓶顿在桌子上,他眼圈泛红地盯着孙全,说:“哈哈,你也觉得说不通吧?我刚开始也觉得说不通,可她却跟我把道理说通了!呵呵,她说通了!”

“那她怎么跟你说的?”

孙全皱眉沉声。

邝龙飞嘴角勾起浓浓的嘲讽味,“她说……呵呵,她说她爸这件事,让她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

见孙全只是皱眉看着他,并没有追问,邝龙飞停顿数秒后,主动说出后面的话:“人、不能穷!她不想再过那样的苦日子,所以她只能选择对不起我……哈哈,她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