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 晚了一步的证据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wanwan360.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警车鸣叫的声音已经停在酒吧门外,车门打开又摔上的声音、密集的脚步声,严厉的喝斥声交杂在一起,警察虽然还没有冲进酒吧,但酒吧里的众人都知道马上就要冲进来了,很多人都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感觉自身的安全终于有了保障。←,

扑倒在陆扬面前的黑脸大汉很彪悍,明明已经败了,还不甘心,还往掉落在地上的牛耳尖刀爬去,陆扬沉冷的目光瞥见,一脚踩在黑脸大汉受伤的右臂上,一弯腰,陆扬手里的西瓜刀斜斜的刀尖抵在黑脸大汉的喉咙上,沉冷的目光、冰冷的刀尖,让黑脸大汉所有的动作都僵住。

望着黑脸大汉带血的脸,陆扬目光中杀机一闪而逝,他还记得刚才陈练被捅、倒下的身影,陈练不知道还能不能救回来,凭本心,陆扬很想一刀了结此人,但理智告诉他现在不能下杀手,这个时候一刀下去,陈练的仇是报了,但他自己差不多也完了。

法律只讲正当防卫,是不允许报仇的。

陆扬双眼眯了眯,忽然扭头去看倒在血泊里的陈练,他似乎才想起来陈练有生命危险了,脸色一变,大喊一声陈练,掉头就往陈练那里跑去,竟把黑脸大汉忘在脑后?

挤在酒吧角落里的那些人还没有什么反应,黑脸大汉却是眼睛一亮,一咬牙爬起身,一伸手就将地上的牛耳尖刀抓在手里,转身就扑向陆扬的后背。

“呀!!!”

酒吧里终于有一个小女生惊呼出声,是之前跟陆扬喝酒的那个清纯女子的声音。

此时。陆扬刚刚冲到陈练近前,刚刚弯腰。在惊呼声响起的那一刹,陆扬眼中杀机一闪而逝。骤然拧身后转,手中西瓜刀旋出一道半圆形圆弧,重重一刀斩在黑脸大汉持刀的右手手腕上。

“当啷……”

牛耳尖刀再次掉落在地,黑脸大汉也惨呼一声,浑身颤抖缩成一团,原来陆扬这一刀已经将他右手手腕斩断,只剩下一点皮肉还连着,他左手想去按住疼痛的地方,却因为疼痛。而不敢按下去,这一次,酒吧里惊呼声音更多。

陆扬终究还是没有杀他,一是,他心里过不了自己亲手杀人这一关,二是,他心里还想通过这个黑脸大汉,揪出那只幕后黑手。

这一次对方是直接对他下手,如果还有下一次。说不定就是对他的家人下手了,陆扬必须竭尽全力揪出那个人。

“不许动!不行动!放下武器!举起手来!警察警察!!!”

密集的脚步声终于冲进酒吧里面,十几个警察持枪冲了进来。

“当啷……”

陆扬扔了手里的西瓜刀,举起双手的时候。高声喊:“救护车!快叫救护车!这里有人重伤需要立刻救治!快叫救护车!!!”

现场比之前又乱了几分,警方的喊话喝斥,对讲机呼呼的对话声。咔咔的枪械保险拉动声、密集而凌乱的脚步声,之前和陈练一起跳舞的高挑女子此时也带着畏惧的神情。犹豫着过来察看陈练的情况,刚刚不知道躲到哪儿去的清纯女子。也小心翼翼地过来询问陆扬的伤势。

此时,陆扬腹部、后腰都被鲜血湿透了,脸色也白得吓人,额头上全是细密的冷汗。

刚才他跟黑脸大汉激烈厮杀,很多人还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他身上的伤势也不轻。

救护车已经来了,在警方的指挥下,抬着担架的白大褂迅速入场,一番简单检查之后,立即将陈练和黑脸大汉都抬走了,剩下陆扬,也被一个小护士和清纯女子一左一右扶着出去。

警方的手铐居然没人可拷,哦,也不对!地上还有三个少年呢!本来是五个的,有两个受伤轻一些的,在警察到来之前,已经悄悄溜走了,剩下三个没逃走的,都是伤势比较严重,爬不起来的。

救护车呜呜地来了又走了,跟救护车走的还有几个警察,其余警察正在封锁厮杀现场,同时也在对现场那些目击者进行询问和笔录,以及调出酒吧的监控录像。

救护车上,陆扬光着上身,任由小护士在他身上简单处理伤口、缠绷带,沉默的目光落在昏迷的陈练脸上。

陈练的伤势比他重许多,那一把三四寸长的牛耳尖刀几乎全部捅进了他腹部,失血也比他多很多,此时脸色煞白,连嘴唇都透着惨白色。

黑脸大汉也有人在给他处理手腕那里的伤势,他右手腕几乎被陆扬一刀齐齐斩下来,只余一点皮肉还连着,身上的凶悍气息也去了**成,看上去竟有种可怜兮兮的感觉。

“是谁让你来的?”

陆扬忽然问,目光依然在陈练脸上,但黑脸大汉知道这个问题是在问他,闷哼的声音停了一下,黑脸大汉眼神有些忌惮地看了陆扬一眼,却是没有回答。

有警察在救护车上,陆扬也没有其它的动作,甚至都没有看黑脸大汉一眼,黑脸大汉不说,他也不再问。

……

同一时间,上海奉贤区洪庙镇大亭公路永福陵园永福苑方琴的墓碑前,独自撑伞立在雨幕中的宋先生手机也终于响了起来。

宋先生古井不波的面容终于有了些微变化。

“方琴!好消息来了……”他说。

说完,他才伸手去怀里拿出一只黑色翻盖手机,按下免提键,看不出喜怒哀乐的双眼又望向墓碑上妻子的黑白相片,等着手机另一头的人跟他们夫妻汇报好消息。

“宋、宋先生……他们……他们失手了!”

电话里一个中年男子犹豫着低声传来这个消息。

“哦……”

宋先生意味不明地拉长着声音应了一声,之后就没了下文,他这里沉默下来。手机另一头也跟着安静下来。手机另一头的人似乎很了解他。

过了好一会儿,宋先生才冷淡地问:“为什么失手?”

“因为……我们低估了那个人的身手。而且、而且那个人身边最近还有一个练武出身的,老罴可能干掉了那个练武的。但您嘱咐的陆扬,却只受了两处轻伤,应该、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电话里的解释,宋先生听了不置可否,又过了好几秒,宋先生才忽然淡淡地问:“你之前跟我怎么保证的?你跟说那个老罴绝对不会失手!你说他一定能取那小子命,是这样吗?”

“是、是……”

电话里的男子无以辩解,宋先生却没有发火,陈述似的问了那两句话。就合上了手机盖,将手机又放回怀里,从始至终,他的目光一直在妻子方琴的黑白照片上。

夜色中,雨势越来越大了,他的裤脚早就被雨水打湿,他却恍若未觉。

“失手了……”

他忽然对着墓碑上的相片轻声说着。

“方琴!这个世界上,无能的人太多了……所以如我们这样的成功者,才这么少!你说对吗?可惜。这次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复仇机会,因为用了无能的人,就这样浪费了!不过你放心。咱们还有机会!一定还有机会!”

……

接到那个电话后,宋先生在妻子方琴的墓碑前,又立了几分钟。便转身走了,步伐不疾不徐。似乎心情一点没有受到影响。

在他走后,不到一分钟。就在方琴的墓碑不远处,一棵万年青后面走出来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这道身影笼罩在一件迷彩雨衣里,嘴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话筒,望着宋先生远去的背影,这人伸手在耳边按了一下,轻声汇报道:“师傅!姓宋的终于走了!刚才他的话你都录下来了吧?”

原来这个瘦小的身影是田生财的徒弟瘦猴!

跟师傅汇报完,侧耳听了一下,瘦猴又说:“知道了师傅!我现在就回来!”

说完,又伸手在耳边按了一下,瘦猴的身影很快也消失在夜色中。

陆扬让他们调查的几个怀疑对象中,正好有这个宋先生,毕竟当初宋天星入狱,宋天星老妈方琴死刑,说起来,都是因为他陆扬。

虽说宋天星的入狱和方琴的死,是他们设计想杀死他陆扬导致的,但无论原因是什么,那两个人一个入狱一个被执行死刑,都与他有关。

陆扬最近接二连三地发现有人在暗中对付自己,心中自然会怀疑是不是宋天星的家人做的。

只是,怀疑归怀疑,之前他也让人调查过宋先生,但一直没有找到此人异常行为的证据,直到今天。

差一点!差一点陆扬就没机会等到这个消息了!如果今天他死在蓝月亮酒吧的话。

……

京城第三医院。

陈练进了手术室进行紧急抢救,黑脸大汉也被送进手术室,只有陆扬正在外科手术室,进行简单的消毒和缝合包扎。

包扎结束,从手术室出来,躺在病床上休息的时候,两个警察拿着纸笔过来开始询问他今晚事件的发生经过。

陆扬没有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按事实将经过都说了一遍,警察做过笔录之后,将陆扬说的经过大概重复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让陆扬签了字,又叮嘱好好休息,便暂时离开了。

两个警察走后,陆扬心里并没有松口气的感觉,他还在等陈练的手术结果。

陈练是滕虎的好友,这次过来完全是帮忙,如果真出了什么事,陆扬不知道该怎么跟滕虎以及陈练的家人交代。(未完待续。。)

ps:感谢随风居10点币赏,感谢?无路打赏100点币,感谢好俊的文昊再次打赏300点币,感谢大鹏学长、凄凉54打赏588点币。u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