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回 识真主高进忠显名 访细情何人厚得信(2)

作者: 佚名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wanwan360.cc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回头再说白安福,见方魁领了银子到四川去后,果真不敢先行建醮,专等方魁转来,方才搭台建造。哪知胡惠乾耳风甚长,自在机房会馆打了白安福之后,回到西禅寺内,反把自己几个徒弟痛骂一顿,说:“我与机房人为仇,因他同我有杀父之仇,故而与他作对。自打死牛化蛟,五枚师伯劝解以来,虽时常见机匠就打,总是有词可借才与他动手。昨日白安福众人,已经如此叩求,将他东西打毁,已是十二分面子,你们又来用闲话唆弄我前去,带累我被人问住,交不出人来,岂不可恼?下次若再如此造言生事,先将你们痛打一顿,然后再与那班狗头动手。”

那些徒弟听了这话,甚是不服,暗说道:“我明明在街上听见,怎么被他赖过,偏要把那根子寻出来,好让师父动起气来,把那些狗头打死。”随即与一班兄弟商议。背着师父打听,来看锦纶堂众人是何举动。到了次日,一群人来到锦纶堂门首,一些动静也没有,再到里面一看,所有东西物件,搬的一空。只有看门的住在里面,心下疑惑道:“莫非这些人被我师父打得心寒,不敢起这道场。”一连几日,皆是如此,连他们会堂的情形,也不来议论,以为是真惧怕了。

又过了半月光景,内中有个徒弟,叫何人厚,本是当地好人家子弟,亲戚朋友不是文教中人,即是官场中书吏。有个姐丈,是督辕书办,听见上宪要拿胡惠乾,知这何人厚跟他学拳棒,怕后来连累,就去同他妻子说明。他妻子一听,自然格外吃惊,随即叫人去找何人厚,一连寻找几天,俱未寻获。却巧这日何人厚与一班师兄弟在街上闯祸招非,走他姐丈门口经过,就说道:“你们先行一步,我到亲戚家一行就来。”那些人也不拦阻,就分路走开。这何人厚进里面见了乃姐,他姐姐就连忙说道:“你姐夫找你几天,真是令人急煞了,你一向只顾在外面闯祸,也不知大祸临身,命还保不住呢!”这何人厚听见这话,甚是诧异。道:“姐夫找我有何事干,我又未杀人放火,为什么命都不保?莫说未曾闯祸,就是闯了祸,有我师父那样本领,怕谁同我作对。”他姐姐听了,登时哭道:“你也不顾父母生你所为何事,终日吃酒用钱,都是小事,能够娶妻生子传了后代,我也不问你了。你今年才一二十岁的人,父母全不问,只倚着师父行凶霸道,你还不知你师父现在被官府捉拿呢。”何人厚听了这话,忙道:“你们究竟听了什么话?快说明了也好叫人晓得,现在谁人要捉拿我师父?”

两人正在哭闹之际,他姐夫已走进门来,见何人厚在他家中,忙道:“你不晓得,我告诉你就知道了。陈景升、白安福那日在会馆被胡惠乾打闹之后,联名上院,将在京奏请回籍建醮,派人捉胡惠乾的话,对曾必忠说明。曾必忠因是军中来文,随科了府县,派差弹压,因快头方魁知胡惠乾本领高强,不敢一人动手,现在到四川峨嵋山,请白眉道人的门徒马雄前来同拿,所以会馆内的物件全行收回,叫做缓兵之计,你既为胡惠乾的弟子,将来岂不受累,所以你姐姐着急,寻找你几天。你此时既知道了,我看不必落在这是非窝内,就同我一起进衙门住几时,过了这个风波,然后再出来。你说尔师父本事好,可知强中自有强中手,冯道德那种厉害,还怕五枚,何况胡惠乾是他的后辈呢。”

何人厚听他姐夫一番话,心下恨不得立刻到锦纶堂,把白安福擒出来三拳两脚打死。大丈夫要作事光明,不用暗箭伤人。前日被打的时节那等讨饶,却是假情惧怕我们。被师父骂了几日,岂知他用了这毒计,我不将这班机匠打断命根,也不知道我们少林支派的手段。因想我此时如说明告知我师父,姐夫同姐姐必不让我去,乃假问道:“你说这话可是真的么?”他姐夫道:“谁同你说谎,你不信,我明日带你到衙门里去看公事,”何人厚道:“既是这样,连我师父都性命不保,我怎敢再去拿命同他们拼,我此刻回去告知母亲,明日就同你去衙门居住。”他姐姐听见如此说法,也甚欢喜,随后又叮嘱了几句,叫他不可走漏风声。何人厚答应,匆匆而去。哪知他奔到西禅寺,告知胡惠乾,闹了一场大祸来,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关闭